北京银行保险机构中有1人感染新冠肺炎 正住院治疗


有医学专家认为,这一数据能降低医护人员的风险,并挽救生命。

华盛顿大学健康指标与评估研究所克里斯托弗·莫里,已经创建了一个医疗系统模型,用以预测新冠疫情的死亡人数,以及各州所需的医院床位、ICU床位,以及呼吸机的数量,但医护人员感染数据的缺乏,却对其模型有着关键影响。

她们在文章的最后写道:在紧急情况下学习是困难的,但COVID-19疫情中得到的一个教训已经很清楚了,当流行病学家警告说一种病原体具有大流行的潜力时,高举地方自由旗帜的时候就结束了。而国家在流行病应对方面的领导作用只有在基于证据的情况下才能发挥作用。“至关重要的是,美国今后对‘COVID-19’的反应不仅要全国性的,而且要理性的。”自新冠疫情在美国蔓延伊始,检测数据上的遗失、迟滞问题便一直存在。近期,美媒又曝出一个大问题:各州卫生部门几乎没有收集感染新冠病毒的医护人员的数量。

这一数字的缺乏,将会造成诸多问题,首当其冲的便是医护人员的个人安全。来自西雅图的麻醉专家格雷特·波蒂厄斯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表示,

美联社介绍称,美国疾控中心建议,如果医生或护士感染新冠病毒但无症状,那么他们可以在3天后返回工作。相较之下,普通人需要在家隔离14天。

莫里表示,他还需要将多少医护人员照顾病人的问题纳入模型之中,但由于无法获得感染医护人员的数量,他无法做出决定,因此他希望这一情况能够做出改变。“这是非常重要的信息,我会把这些数据,加到我们要求政府提供的其他数据之中。”

华盛顿大学医学院发言人苏珊·格雷格表示,该校从3月5日开始对出现症状的员工进行检测。

因此,强有力、果断的国家行动势在必行。然而,“美国联邦政府的反应慢得令人担忧,对该病毒的性质和应对措施都混淆不清。”作者们在文中指出,各州和地方一直处于应对疫情的前方,但他们并没有统一行使公共卫生权力。由于基于科学的社会距离和有针对性的隔离措施只有在病毒传播的每一个地方都实施才能成功,因此缺乏跨行政区的协调合作已经付出了生命代价,未来还将继续付出这样的代价。

两位作者毫不留情地指出:这就是联邦制的阴暗面,它鼓励对流行病采取敷衍应对。美国的做法与韩国形成了鲜明对比,韩国通过迅速实施中央集权的国家战略,防止了社区间的广泛传播。而美国由于缺乏强有力的联邦领导来指导统一的应对措施,“很快就实现了世界卫生组织(WHO)的预测,即它将成为COVID-19疫情的新震中。”

据美国福克斯新闻报道,库莫对此表示感谢,称这是一次“善意的表达”,同时表示,这也符合俄勒冈州的自身利益,“他们看到疫情在快速蔓延,就像火势一样,这一举动相当于让火势停在原地。”俄勒冈州州长凯特·布朗称,该州正在运输这些仪器,并表示纽约州更需要这些物资,“我们必须尽我们所能,帮助那些目前正处在对抗病毒第一线的人们。”